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书屋 >> 腐蚀 >> 第6章 附章番外 除夕

第6章 附章番外 除夕

假如我/徐澍一开始就是弯的。

假如黎淮不是跟踪狂而是个行动派。

“嘟……轰隆轰隆…嗞…”

“尊敬的旅客们,仙林站到了,列车停靠A站台,下车请注意列车与站台之间的缝隙,谢谢。”

火车的刹车声在站台内回响,车内刚播报完站点信息,车门被拉开。

人流开始涌出狭小的车厢门。

我拖着行李箱,大包小包的跟着人群出了站台,来到出站口。目光所及只有不断移动的人影,归乡情切的人们,让我感觉到了春运的恐怖。

排队人工检完票根,我揣进兜里,开始寻找记忆里那抹清瘦身影。

“这里!我在这里!徐澍,我在这里!”人没看到,声音却先传进耳朵。

我笑着寻找声源,人群中穿着长裙毛衣搭呢子大衣外套的表姐,手里举着一个小牌子,并不醒目。因为来接人的基本都举着小牌子。

但也让人能一眼认出来。

拖着行李箱绕过围线,我和表姐抱在一起,我兴奋的抱着他转了两圈。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又瘦了。

五年前的表姐还很圆润,在读初中二年级。处于叛逆期的她和家里吵架,搬进了学校,因而认识了一个比她大一届的学长…

彼时非-法采-血-倒-卖猖狂,表姐被挑唆,染上HIV病毒。

因为我的无知懵懂,耍赖撒泼阻止表姐轻生,五年后,她高中毕业,而我也迈入初中殿堂。

不得不说,有胥鍪这样的发小陪在身边,我是幸运的,不然一个人容易挨欺负。何况我们还是同类。他有喜欢的人,而我…无法形容。

简单的叙旧结束,我和表姐牵手拎着我从铄宁市带回来的零食特产,以及行李箱往家里赶。

仙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家。

在表姐被确诊之后,父母带着我去了铄宁。我当时并不愿意,甚至吼过父母,我又不喝表姐的血怎么会传染?!

舅舅、舅母和表哥跟表姐一起吃饭,都没事,我只是想和表姐玩。

当时表姐的表情以我现在的理解就是感动和感激。

我还是被带走了,哭了三天,见回不去就老实了,然后严肃的跟爸妈交换了条件,逢年过节不能阻止我回老家看爷爷奶奶,给他们老人家扫墓!

当然,我回去一般都住表姐家里。

今年的除夕有点冷,还没到家就下起了雪,白色的雪花印在街道两旁挂着的红灯笼上,格外醒目。

表姐依旧笑得阳光灿烂,并且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很震惊,濡慕多年的表姐就要嫁人了?!这不是好消息,糟糕透顶。我一脸郁气,跟她说不要嫁别人了,嫁我吧!

每到这时她都会双眼泪光,感动而感激的看着我,目里有光。

我忍不住抱住她,五年里我不断长个儿,个头直直拔高,当年高我半身的表姐现在只到我的肩。

“虹姐要幸福。”

徐虹,表姐的姓名。风掀起表姐长长地头发,脖子上一圈淡粉的勒痕,如果没记错表姐开始发作一年了。

到家后得知表姐夫也是和表姐一样的人,两个人的孩子不一定能健康,而且在发作的时候生,很危险,但他们想试试。说不定两人的爱情结晶能健康活下来。婚礼就在年后十五,侄子已经在表姐肚子里了,目前情况很好,很健康…

舅舅和舅母做了很多好吃的,我还奇怪为什么只有三四个人,却做五六个人的份,表哥徐岷从外面走进来,军用披风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雪。

他身后跟了一个小男孩,约莫五六岁,脸颊粉粉的,穿着大红色的唐装,跟个福娃似的。

我欢喜的跑过去抱起来掂了两下,小家伙第一次见我太热情,委屈得小脸皱成一团。要哭不哭。“哈哈哈哈…”一家子见到这幕,乐开了。

小心的放下小家伙,我眼巴巴朝门外瞅,表哥给了我一个爆栗,笑问:瞅啥呢?我捂头返问:岷哥回来了,嫂子呢?

表哥脸一僵,不自在的咳嗽两声。“这是我战友的儿子,不久前战友不幸牺牲了,军嫂悲伤过渡跟着去了。家中两个老人年迈,没有多余精力抚养他,所以我接了过来养。正准备跟你舅舅、舅母说呢。”

我瞪大眼睛,眼骨碌转。“那岷哥嫂子呢?”表哥笑着拍拍我的肩,抱着小家伙去饭桌旁坐好,我还没体味到事情严重性,哒哒跑过去一起吃饭。

年夜饭吃过后,被表哥抓到房檐下迎雪站军姿,我深刻体会到,军人的牛角尖钻不得。

好在救星来得快,是表姐未婚夫,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身后跟着一串糖葫芦?隔壁邻居家的孩子。

我殷切上去帮忙提东西,顺带观察了一下这个人,作为他的表小舅子,审查这个人过不过关很应该。

这人长的很斯文,身高腿长,带着一副黑色镜框眼镜,笑容腼腆,举手投足竟然有军人的风范。很难相信他会是表姐口中的同类。

等他们说完话,表姐夫拜完年,留下一起守岁。

我寻了个空档,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他开始有些惊愕,随后脸有些红的向我说道:“我以为阿虹告诉你了。这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小时候…”

听完我脑袋空白了许久,什么安慰和同情的话说都不出来,只能拍拍他的肩,祝他和表姐幸福。

他叫梁邴渝,爷爷曾参加改-革,得过二等功勋,父母都是军人,在边界缉查时不慎牺牲,他年纪还小,不过六七岁,因为爷爷要主持儿子和儿媳的后事,无法顾及到他,他被带到亲戚家借住,不想亲戚家因为贫困,竟带着小邴渝去卖-血…

原来非-法-采-血买卖早在那时候就开始了,不良商家真是可恶。

那种血还有人敢买…

更可恶的是这种盈利,竟然带动一片地区的经济发展。

咬牙切齿之后,心底窜上阵阵无力。自己的事情还是一团乱麻,怎么去忧家里其他人的事?

没了心情等时间,我干脆套上厚外套,跟舅舅,舅妈说了一声,独自一人在街道上闲逛。

因为过年,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有的人家甚至大开着门,在院子里搭起棚子,四周围上布,中间摆上牌桌,桌底下燃火盆,一大家人围在一起打麻将,小孩儿在一边玩仙女棒。

下牌声,孩子的欢笑声感染着天际。

我郁郁的心情被遣散了些,继续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到一处街角的拐弯处,我突然被人大力的按在墙上,唇被封住,炙热的吻灼烧着我的神经。

emmmm?我这是…被强吻了?

我惊愕的瞪大眼睛,在冰凉的舌闯入口腔时狠狠的合牙…

“唔…”捂着嘴那人退后,眼里同样惊愕的看着我,血迹从他指尖渗出。而我也在他退后时认出这个人。

“黎淮?”

黎淮眨眨眼,算了认了。

我呲牙:“你怎么会在这里?”没等他回答,我忽然想起来,这里是我老家,除了胥鍪,我没跟任何人说过老家的事。要找到这里,只有一种可能。我目带不善的审视他。“你跟踪我!?”

他摇头。令我更加确信被他跟踪了。“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你家可是在铄宁。”黎家从黍宁书院存在伊始,世代居于铄宁。

他听完,惊讶睁大眼睛,猛的摇头。

我没了耐心,绕过他就要走。

黎淮不顾受伤的舌头,用袖子胡乱抹了把嘴,上前拦截阻,我一下被困在他和墙壁之间。我冷漠的看着他,张口时打了个嗝噔,这才发现自己被气得发抖。

我不会承认自己在意这个人。

黎淮刚要开口,一张嘴血液就不受控制顺嘴角流下,我心里想笑,但是情况不允许。

好半晌他吐掉一口血,擦擦嘴,才抓着我的手,一脸认真道。“我没有跟踪你,我去过你家,你家没人,是你的邻居伯伯告诉我你回老家过年了。花了好些心思才问到你老家。”

你这心思怕不是各种卖乖连哄带骗。

“…没办法,虽然那位伯伯年纪大了,但是防人得很。得到地点我连夜赶车到仙林,一路打听过来,最后在这里遇到你,真的不是跟踪。”

黎淮眉头紧锁,唯恐我不信要走,紧箍着我。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哪会走。听完黎淮的解释,我选择了原谅。对,我就是这么没骨气,他说,我就信了,谁让我喜欢他?虽然这个喜欢在初中生身上听起来很玄乎。

“你为什么来找我?”心底虽选择了原谅,开口时还是不依不饶。可是愉悦的声音出卖了我。

黎淮上一秒还有苦难言,下一秒喜笑颜开。他一把抱住我,激动的左右摇晃,片刻后,他把下巴靠在我的颈窝,轻声在我耳边说道:“我喜欢你。”

烟花应时而起,爆炸声震动耳膜,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我多大?”

他答:“嗯。”

我又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才多大?”

他的身体明显僵了一秒,随后的话惊得我无言以对。

他说:古代的大户人家,在我这个年纪(指徐澍/13岁)已经有通房丫头了。

这句话是这么用的?果然学霸脑回路无法用正常思维来解释。

没给我发呆浪费时间的机会,我被他拽到旅店,一拿到房卡进房间,就被按在门上吻得天昏地暗。

本就空白的脑袋成了一团浆糊,本能的顺应他的引导行事,我清醒自尾椎的疼。

“我靠,去你XX丫的,滚滚滚滚,老子才十三岁!”我伸手抬腿一阵胡抓乱踢,功夫不负有心人,黎淮一声闷哼之后停下了动作。

黑暗中他倾身压在我身上,湿而冰凉的吻落在我的额头、眼角、鼻尖和嘴唇,一路向下…那炙热硬-挺的事物还在那里,不曾因为我的绝根脚而熄火。

那尺寸…我深刻意识到不是现在的我能承受的。

没事发育那么…好…干嘛?欺负人吗?我可不就是被欺负的对象吗?

我头皮发麻,眼眶发热的推攘着他,声带哭腔发出祈求。“行行好,放过我吧,我不想大年初一进医院。”

黎淮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我的眼角,若有似无的叹息一声。“可以,但你也要帮我。”他抓着我的手在嘴边亲吻一下,带着向下…

手触比体感更直观。

在碰到并握住那颗血管喷张的事物时,嘭…我脑袋一阵嗡响,火山爆发般,血冲脸颊。

“你…你做什么?”我咽咽口水,干涩的问。

心里扬起阵阵庆幸,幸亏幸亏,没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一天早晚要来,但是我不想来那么早!起码也要等我成年!

黎淮没有回话,只是把这我的手开始上下移动。一双眼,明亮、泛红的看着我。

我嘴巴发干,突然很想喝水,然而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为了躲避他的视线,我开始左顾右盼,不去看他的脸。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类似拍水的声音。

我越发不敢看他,如果非要形容一下我此刻的样子,只能用熟透了的水果形容,肯定红的快要沁血。

心里不停祈祷快点结束,结果那事物一直肿胀着,丝毫没有收缩的架势。

黎淮似乎忍到极限,将我的双手按在我的头顶,用一手只固定,然后捏住我的脚踝。“!!!”我忽然意识到,躲不过了。“生物老师说过,过早性--生-活不利于身体发育!”情急之下,我口不择言。

黎淮垂头笑了两声,声音低沉而沙哑。

电流从心底窜向全身,酥麻麻的。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心动的感觉,我会回答:现在就是。

不过心动归心动,小命要紧。

我挣扎要他放手,他反而握得越紧。

“放心…我不进去。”放心个鬼!把你那玩意儿收起来我才会放心!

……

然后,他真的信守承诺。

腿被抬得老高,并在一起,他把那物放在我腿缝间。

“夹紧,不然用你后面。”

我被成功吓到,拼命夹紧双腿。

窗外雨雪并行,街边夹道偶尔路过两三人,无不搭肩挟臂,面颊泛红。

偶尔放肆,酒与年夜相得益彰。

第二天临晨,我从疲惫中醒来,懒洋洋的伸懒腰打哈欠,通过腕表知晓时间。临晨6:30,和学校一样,不需要闹钟,准时醒来。

环顾一下四周,我翻了个身,黎淮毫无防备的睡颜近在咫尺。

昨夜的一幕幕轰然出现脑海,我又不自在的泛着热气。这人竟然对着自己腿间也能…

事发到现在,我依旧觉得,这事,太荒唐。

是不是该找严老师给他好好上一课?还是算了,老头子和他沆瀣一气,还是不找虐了。

我咬牙切齿的抬手捏黎淮脸颊,不正常的红晕浮现,我满意收手。捂好被子打算补个回笼觉,黎淮突然睁开眼,一把把我揽进怀里。

暴雨般细密的吻铺天盖地而来,我僵硬着,不敢有任何回应。生物书上说:清晨亦晨勃,容易擦枪走火。

反正躺好装死!别逃过一晚,逃不过早晨,那还不是要进医院。

好在黎淮只是认真的吻我,没有参杂情-欲,半晌他放松了些,手却没有离开我的腰和后颈。

顿时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我们…好好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好吗?”黎淮先打破沉默,看着我目光温柔、含情脉脉,缓缓的说到。

我看得一怔,紧闭嘴巴沉默良久。本想拒绝,却在他逐渐带有祈求的眼神里败下阵来。

张口想要答应,看到他肩头被我咬的牙印,想到昨夜的一切,话出口时生生拐了个弯。“滚滚滚,老子不想跟整天惦记着老子屁股的人在一起,活受罪。”说完象征性的翻身背对他,嘴角忍不住扬起笑意。要是…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都这样,就好了。

假如,仅仅是假如而已。

徐澍和黎淮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毕竟,徐澍因为表姐的事情一直很讨厌男人,也讨厌女人。

因为他们骗了表姐,直接或间接导致表姐患病。

番外部分内容,是我为徐澍想要在学校里低调,四平八稳毕业的设定做个解释。

另外~表姐和表姐夫桥段来自电影《最爱》。章子怡和郭富城联袂主演。致敬两位用心演绎的前辈。

※※※※※※※※※※※※※※※※※※※※

真的是番外!所以是双更!

喜欢腐蚀请大家收藏:(www.feilusw.com)腐蚀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腐蚀最新章节 - 腐蚀全文阅读 - 腐蚀txt下载 - 浮轴的全部小说 - 腐蚀 飞卢书屋

猜你喜欢: 若春和景明良辰会有吉时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偏向瞎子抛媚眼想跳进你的圈套告别蜻蜓短歌匆匆行慕岁月长安神明今夜想你我粉丝是帝国第一我的青春你的城弥弥岁月声你好,秦先生雪滩双鹭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满满温柔似此心尘非昨夜腐蚀重生狡兔时光的最后一秒隔壁的小可爱放学别走被他娇宠你好消防员重生八零甜宝妻田径于梁
完本推荐: 我成了千万粉丝的情敌全文阅读公主嗜我如蜜全文阅读元尊之一个神级酒师全文阅读神君小宠妻全文阅读我的英雄学院:个性进化全文阅读影帝他妹三岁半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远离病犬[娱乐圈]全文阅读奇怪的先生们全文阅读请香是个技术活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女帝全文阅读物以稀为贵全文阅读谢夫人所言极是全文阅读高能二维码全文阅读温柔饵全文阅读都市之青帝归来全文阅读[综]个性名不叫大筒木全文阅读电影世界附身术全文阅读小男友全文阅读我!漫威!崛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秦:开局十万颗复活币北渊仙族盗墓:摸尸就变强!我在凡人科学修仙盗墓:从老九门开始刨坟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越界招惹开局成为专家为了成为魔神我决定先当管家大梦主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贫僧一拳你会死的!从火焰开始的进化武侠之神级卡牌系统孙猴子是我师弟开局四个姐姐帮我签到洪荒:开局投影圣人天赋从红月开始向往的生活:荒野求生吾乃接引道人浮云列车漫威从火影归来我能推演世界走向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爱情公寓:我女友是诸葛大力!万界之无限推演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洪荒:我的武功能加点!北王狂刀

腐蚀最新章节手机版 - 腐蚀全文阅读手机版 - 腐蚀txt下载手机版 - 浮轴的全部小说 - 腐蚀 飞卢书屋移动版 - 飞卢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