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书屋 >> 腐蚀 >> 第21章 半晌贪欢

第21章 半晌贪欢

桑塔纳2000平稳使进车库,车灯很快熄灭,黎淮被史伯请下车。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黎淮刚下车,不给史伯关门的机会,一脚踢在车门上,“嘭”车门发出沉长而响亮的咚鸣。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史伯意外,愣了两秒钟,很快恢复原有那般和慈的神色。“小少爷,请随我先上去。”黎淮脾气大,他一直知道,小小少年压抑的心,他也看得清楚。

但老爷和夫人对黎淮的态度,史伯也看在眼里。平时他不能多说,做的最多的,就是想方设法尽可能的满足,照顾小黎淮濒临破碎的心。

否则,今天的黎淮不是已经黑化,就是走上黑化的路上。

眼前是一栋旧式四进制楼院建筑,远远便能见着红墙高立,绿瓦列游龙。露头的楼阁雕龙飞檐,青砖碧瓦。古韵十足。

这是黎氏祖宅,年代较远,据闻是清末一名王爷请雷氏建的,可是人没住几年,洋鬼子打开国门烧杀掳掠。

这王爷是个忠义之辈,撇下一家子去了京上,开始小胜一场,结果被自家人卖给洋鬼子,第二天就上了断头台。

这宅子失了主儿,渐渐荒凉,里面值钱的都东西,偷的偷抢的抢,只剩残壁断瓦。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再后来改-革开放,黎氏来到黍宁,花大价钱盘下这座宅子,再花钱请人修葺一新,就这么住下了,直到今日。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黎淮本来不喜欢这种老式房子的,高墙滑瓦的,翻到墙上一个不慎摔下墙,能摔个半身不遂。

当然有夸大其词在。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围墙统共不过1.5CM,顶多摔断腿折了手而已。

黎淮心里门清,就觉得这墙,透着说不清的压抑,跟戏文唱的深宫锁朱雀一样,压的人喘不过息。

按道理这个时代没有年轻人会喜欢戏曲,架不住黎老爷子,黎淮的爷爷好这口。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闹-革-命那会儿,黎老爷子在北平摸爬滚打,闯出名头后在哪儿发家。

除了好做好人外,还是个资深票友。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在世时常拉着小黎淮哼几句儿,或者唠上两句戏本,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这也是黎淮小时候为数不多的光。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站在缓缓大开的黑漆大门前,黎淮深吸一口气,又沉长的呼出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门内是早已等候许久的黎夫人,她留着中长发,发尾卷着大波浪,鬓角额发弯弯曲曲贴在脸颊,左边发上饰了一对细长的珍珠夹子;身上着一件月白色长旗袍,深灰色披肩,领口和披肩都滚了小珍珠儿,要细看;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叠在小腹前,右手上捏了一把团扇,也是素净的颜色,只绣了一朵白梅;脚上是一双合脚的纯色小皮鞋,跟矮也不细,以她的年龄,站久也不累。

这身装扮端庄典雅,配上她细长的柳眉,一双杏眸暗送秋波,不笑亦上扬的嘴角,整个人像画里走出来的民国时期,富贵人家的贤太太。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见着站在门外的黎淮,黎夫人神色一松,笑着唤了一声:“淮儿。”

黎淮本要踏过门槛的脚缩了回去,对这个母亲,他总觉得不真实,从记事起,他不止一次看到母亲在阁楼上静站,像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等小黎淮看呆了,突然低头看着小黎淮微笑。

诡异的举动,总吓哭小黎淮。

如此反复几次,加上黎夫人与黎父的角力,小黎淮不再亲母亲。也不亲父亲。

刚刚那声轻唤,使黎夫人原本略带沙哑的声线变得空灵,黎淮是被吓退的。

黎夫人脸上露出失落,黎淮咽两下喉,抬步直径越过母亲身边,去了自己楼上的房间。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黎夫人转身,目光追随儿子远去背影,痛心的捏紧了团扇扇柄。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大儿子本来就对他们有隔阂,小儿子也如此…黎夫人深深感到无力,自认为人母她是失败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院子里很快没了人迹,黎淮合书从窗前探身,仔细观察了史伯在家里布置的护院防线。了然于心后继续看书。

他要等…等史伯出门…

我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下了长而迂回曲折的石阶,再经过一个直廊,眼前豁然开朗。我带着激动的心情加快脚步走出来,街道商铺熟悉的味道迎面扑来。

“…坑…”孩子气的噘嘴啐一声,我随便择了一条路继续走。

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特别想抽烟。何项说过,心情烦躁或压抑的时候,抽一根烟那些不好会全部忘掉。

记忆的阀门突然打开,过往经历如洪水般涌现。

那时是六年级,即将小学毕业步入初中的我,抱着书走在路上也在默重点。

那时回家有个小巷,专门聚集一些乱七八糟的人。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我是在那里捡到何项的。

遥记当时他满身污泥和血渍,神智也不清楚,从我发现到喊家长送进医院,他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想抽根烟。”

还有更无语的是,他没钱没身-份-证,所有涵盖他个人信息的证件一样都没有,空白的仿佛一个偷-渡-客。

父母可怜他,收他在家里养身体,包吃包住包治病。

然后这个人,身体刚好就作,说是要去打工挣钱还与我父母,还一根筋儿劝都劝不住。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父母无法只得放他去了,他也不想想他连临时身-份-证都没有,怎么找工作?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记得父母是问过他的,他不曾回答,顾左右而言他很快将话题岔开。不过他是真有能耐,找工作安稳一段时间,确实还了些钱,但是过不久,他次外出再也没有回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到现在我只知道他叫何项,年二十一,爱抽烟讲浑话,还有那句名言。“失落呀,来抽根烟冷静一下,再睡一觉,醒来就好啦…”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我一直觉得,他的离开成了父母的遗憾,却对我没什么影响。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如今我才发现,他对我的影响深入脑海。

这段胥鍪并不知道,他被外地出差的父母接去工作地读书了。

记忆在这里止阀,我刚好停在一个杂货铺门前,我一溜风晃进去,正坐在柜台前看报的老板被我吓一跳。

“嘿嘿…老板您好…”干笑着打个招呼,我探头探脑的扫过老板身后货架上的各类烟品。

老板是个中年男性,带着一副黑丝框眼镜,从我进门就一直在打量我,在我指着某种烟要问价格的时候,他忽然拿出一把鸡毛掸子。

“混账东西,小小年纪不学好!滚,赶紧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我着实被老板吓到,在鸡毛掸子要抽上身的瞬间溜了。期间还不忘看一眼杂货铺的招牌,心里想下次再不来这家买东西了!

这一跑,我跑进了一个巷子,越往里走我越迷茫,这哪家的围墙啊,这么长?!

还老高了,跳起来都不一定见得着里面一砖半瓦。

当然,这是夸大的说法,实际上我看得很清楚。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就觉得,这屋子主人什么破嗜好,跟关押犯人的地方似的…

这个想法令我浑身一个激灵,乍一看还真像…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不过我错了,这不过是比较阔绰的人家修的围墙而已。

收回目光,我继续往前走,这个巷子弥漫着压抑的气氛,令我想逃离。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紧着步子,我越走越快。

有时意外避无可避。刚过一个墙曲,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我被砸得头昏眼花,不知南北。意识消失之前,隐隐约约看到黎淮焦急的脸…

那些饱含复杂情绪的关心,总不爱扒耳朵,风一吹便散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我是在胥鍪的背上醒来的,凉风习习贯进衣襟,我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睁开眼睛,一片青草茂盛的斜坡,印进眸子里。

“这是哪儿?”

表达了疑惑,我转脸继续靠在他稍显单薄的肩头,风似乎消停了些。

“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很少有人来。”

黎淮应到,声音里是难抑的欢欣。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黎淮的情绪警醒我躲懒的想法,昨晚在胥鍪住处发生的事回流,我撑身推攘他的肩头。“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腿。”

“诶…你别攘,马上就到地方了。到那里我再放你下来,现在很危险。”

黎淮有些急了,他们现在在半山腰,一个不小心,徐澍会伤上加伤。

黎淮收紧双手,步伐坚定。

“…喂…”见黎淮不肯松手,我慌了,更加使劲推攘挣扎。我不知道他会带我去哪里,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那份未知让我惶惶无措。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别推了…”徐澍挣扎得厉害,黎淮无奈只得停下稳住他,然而并没有放人下来的打算。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从没见过徐澍这样抵触情绪激动,黎淮有些手足无措,好歹是稳住了不至于一起摔了。

意外,总是人无法预料。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徐澍疯了般不肯配合,上了拳脚,黎淮被捶踢不见生气,眉宇间满是担忧。他感到了徐澍的害怕。

不过分神一瞬,徐澍脱离了黎淮的手,向后摔去。黎淮心一揪,反应也不慢,电光石烁间转身搂住徐澍。

两人从斜坡上滚下来,黎淮始终护着徐澍,几乎将人抱在怀里。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风拂动长势茂盛的绿草,风力发电机的扇页缓缓转动。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徐澍睁眼,眼前是黎淮因呼吸而起伏胸襟,耳侧是黎淮强有力的心跳。后颈和肩头的触感提醒徐澍,他被护得很好。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莫名的,这样的怀抱让他感到安心。

“噗嗤…”徐澍被自己忽然窜出的想法逗笑。

“?!”黎淮莫名其妙的低头,徐澍依旧垂着眉眼,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唇角带着笑,那声灵动笑声从他微张的双唇里发出。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笑似乎会传染,黎淮也跟着笑了。这一笑神色一松,他放松紧紧环着徐澍的手臂。

徐澍顺势从黎淮怀里滚出来,摊开双臂双腿大喇喇躺好。黎淮也做了同样的事,几乎同步完成。

黎淮放下郁结的心,烦恼抛切,徐澍放下对黎淮的芥蒂,忘记这段时间以来所有不愉。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心思不同又异曲同工的两人,就这么仰躺在草地里,看着蔚蓝的天空大笑。

此刻两欢不相异。来源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

开玩笑,别被章节名骗着啦,嘿嘿。嗯…桑塔纳2000爱车的人都知道它。同时本篇背景时间线也浮出水面啦,是的20世纪末起始至21世纪初。

隐藏人物get√

另外,迟到的愚人节快乐。

喜欢腐蚀请大家收藏:(www.feilusw.com)腐蚀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腐蚀最新章节 - 腐蚀全文阅读 - 腐蚀txt下载 - 浮轴的全部小说 - 腐蚀 飞卢书屋

猜你喜欢: 明明你还是喜欢我的一梦成真雪滩双鹭密银弥弥岁月声被他娇宠短歌匆匆行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我粉丝是帝国第一your youth韩爷的可口蜜糖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致我们记忆中的青春最美不过陪你长大周小云的幸福生活病娇竹马白切黑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暖阳不乖我就吃掉你!半朵情歌腹黑也许骆驼会流泪彩虹在转角良辰会有吉时小师姐【快穿】在歧路上越走越远
完本推荐: 国风美少年之宠妻狂魔全文阅读吞噬城市全文阅读欢迎来到梦想世界全文阅读高调隐婚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海贼世界的军火商全文阅读卜筑全文阅读降落我心上全文阅读我的英雄学院:个性进化全文阅读出租男友全文阅读壁咚影帝后,我红了全文阅读开局继承了千亿集团全文阅读你撩我一下全文阅读撩肾达人全文阅读我的宝可梦不大对劲全文阅读我老婆是女学霸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三国有君子全文阅读娇妻在上,大叔求放过全文阅读顾影帝,请多指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娱乐之最强老爸从曹操墓开始的直播探险帝霸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娱乐:皇帝专业户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隋唐:开局十万蒙家军大唐扫把星纯白魔女回到农家当幺女凌天剑神都市:我的粑粑是种田大佬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妖女哪里逃娘娘又在教做人了红楼之群英荟萃从红月开始丹道宗师吾乃接引道人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东晋北府一丘八海贼:最强修改器邪王专宠:毒妃,别乱来!仙宫首辅娇娘三国:我曹家暴君,开局屠了司马氏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腐蚀最新章节手机版 - 腐蚀全文阅读手机版 - 腐蚀txt下载手机版 - 浮轴的全部小说 - 腐蚀 飞卢书屋移动版 - 飞卢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