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书屋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 第205章 温暖【四千大更,求订阅!】

第205章 温暖【四千大更,求订阅!】

接下来的几天里,秦衣一直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一次又一次尝试通过不同的载体去复刻脑海中的记忆。

可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无论是金铁、玉石,还是砖瓦、骨片,都根本承受不了他笔下的力量,就直接崩碎了。

可秦衣仍然不眠不休的尝试着,因为脑海中的记忆开始越来越模糊,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挽回。

情况越是如此,就意味着这些记忆背后蕴藏的东西越重要。

他绝不能就这么放过!

这一天。

小荻花推门走进来,看着满地的各式碎片,秀眉微微一蹙,小嘴微微向上一撅。

正想说两句什么,却看到秦衣如同疯魔一样奋笔疾书的尝试。

心里一阵心痛。

她不知道老板究竟在干什么。

这几天下来,老板只要一落笔,无论什么东西都会立刻开裂。

难道老板这是在修炼什么奇怪的功法?

可她的直觉又告诉他事实并非如此,老板似乎是在为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努力?

但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老板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啊?

可看着老板奋笔疾书、异常认真的样子,她也实在无法打扰。

反正无论老板做什么事情,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目下看来,老板应该是不愿意跟从江补天,开始走叶司丞那条充满危险的路。

所以,小荻花心中那是一千个满意,一万个满意。

乱世就乱世,不就是浪迹天涯吗!?

只要有老板在,什么都好说。

那么危险的道路,绝对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就踏上。

老板果然还是为他们着想的啊!

如此想着,小荻花满脸认真的抬起头,缓缓蹲下身去,将地上五光十色的各类碎片缓缓捡了起来,堆到了院子的角落中。

往复几次,房间中的一片狼藉才算是变得稍微干净了一些。

旋即,小荻花走到秦衣的面前,发现秦衣还在坚持不懈的通过剩余的材料继续尝试着书写。

最近小荻花给秦衣送来的饭菜,也全都被秦衣放在了旁边没吃。

秦衣根本就是一副茶饭不思的态度,只知道拼命地书写。

看着老板乱糟糟的头发,还有不甚健康的面色,小荻花叹了口气。

轻咬贝齿,缓缓拉住了秦衣的手臂。

秦衣似乎感觉到了一丝阻力,这才缓缓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一双充满血丝、通红通红的眼睛抬起头,有些愣怔的看着小荻花,空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明所以的味道。

当一个人重复不变的数百次、数千次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哪怕这件事情再热衷,也会渐渐变得麻木和空洞。

秦衣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他不眠不休重复多次的书写着,甚至连他的意识本来都已经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了。

只知道通过肌肉记忆,不断的重复、重复。

秦衣抬起头,过了半晌才有些回过神来,嗓音异常干哑的问道。

“小,小花?你怎么来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一边说着,秦衣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焦急,急着就想要站起身来。

但身子还微微有些摇晃,脸色白得有些毫无人色,眼前还有一些冒金星。

他虽然是个武夫,但也是血肉之躯。

这么一直废寝忘食、不吃不喝,就连厕所都不去,根本就不是事。

小荻花的眼中顿时流露出了心疼之色,忙扶住了秦衣的一只手肘,将他强制按回了原位,连连摇头。

“没事的没事的,老板,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要紧事,但就算事情再重要,你也得注意你的身体呀。”

“你这么拼……”

秦衣摇了摇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显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不,继续下去也没必要了,就到这里吧。”

秦衣一阵懊恼,这几天过去,记忆最清晰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脑子里一片模糊,十成至少已经忘了八成了。

这样的记忆就算真的能够记录下来,也没有什么参考意义了。

更何况就算真的记录下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其他人到底能不能看,这还是个未知数。

这件事情实在存在太多太多的不可知变数,所以秦衣也不打算进行下去了。

什么所谓真相不真相的,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非常明确的就是一件事情,叶司丞正在背后推手,试图开启一个天下混战的时代。

自己与其纠结于这些好高骛远,而且也没什么大作用的真相,反而还不如思考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乱世。

现在的大靖王朝看似已经安稳下来,戎武帝看似已经安安稳稳的坐在了帝王的位置上了。

可未来到底怎么样……?

与其相信一个刚愎自用的戎武帝能够治理好大靖王朝,秦衣心中其实还是更相信叶司丞。

毕竟从叶司丞成名开始,一直都是言出必行。

就算人死了,这份实践力也仍然存在,不容小觑。

所以叶司丞既然说了乱世会开启,那就一定会开启。

他低头看了看房间的地面,十分干净。

一猜就知道一定是小荻花收拾的,心中顿时感觉一阵温暖。

果然,在哪里都不如在家里好啊。

他拍了拍小荻花的手,示意她不用扶着自己。

脸色微微回缓,出现了些许血色。

小荻花一听秦衣不打算继续下去了,也算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两天秦衣的废寝忘食,还有刚刚秦衣的脸色、站起来摇摇欲坠的那个劲头,简直吓到了小荻花。

她生怕秦衣的身体出了岔子,好在现在秦衣的神色有些回缓,脸色也没有那么纠结了。

不再像前阵子那样,谁说话都不听的状态。

而是恢复到了从前那样,对自己的话大多都会听取。

她满脸欣喜的点点头。

“好!一切都听老板的,老板说不继续下去了,那就不继续下去了。”

“快要吃晚饭了,老板要不要一起吃点,咱们一家人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秦衣有些牵强的牵起一丝笑容,然后揉了揉脸上略微有些僵硬的肌肉。

“好。”

小荻花应了一声,就扭头跑了出去,她准备大展厨艺了!

秦衣目送着小荻花走了出去,满是血丝的眼神之中微微流露出一丝思考的神色。

但是由于头脑一片空白,身上又有些过于疲倦,实在是抽不出任何的头绪去继续思考别的事情。

他需要休息一会……

这样的念头才刚刚出现,他就感觉眼皮发沉,重于千金。

砰——

他眼前一黑,扑在桌案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香,但说实话……并不太安稳。

他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离自己远去,但无论自己怎么用力想要抓住,也根本抓不住。

正值此时,他浑身一个激灵,猛然坐了起来,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发现,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披上了毯子。

扭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似乎夜已经深了。

他猜测自己应该只睡了两个时辰左右,但却非常的解乏,他伸了一个懒腰,疲态尽去。

取而代之的是抖擞的精神。

脸色仍然有些苍白,还带着些许紊乱的压痕,但他并不在意,将毯子丢到床榻上,站起身来。

推门走出房间。

今夜无云,月朗星稀。

还有一阵阵清凉的小风吹拂着。

他侧头看了一眼,小荻花和归鸟的房间还亮着灯火,门似乎也只是虚掩着。

他知道这是小荻花给他留的门,应该是特意给他留了晚饭。

这就是这些年来和小荻花朝夕相处,养成默契。

他也没多心,推门走了进去。

床榻上,玉梳呼哧呼哧睡得挺香。

归鸟则是坐在床榻边,抱着一本书,凑在灯火前看着。

小荻花坐在另一边的桌案一侧,拿着笔写写画画着什么。

似乎是在核对账目一类的。

炉火边,阿炭坐在地上,用手扶着火炉,闭着眼睛,就跟睡着了一样。

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小荻花听见推门声,顿时朝这边看了过去,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的老板,脸色一喜,忙站了起来。

轻咳一声,却并没说话。

归鸟和阿炭立刻朝这边看了过来。

归鸟将书轻轻放到枕边,然后走到了火炉边。

阿炭则是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掀开火炉上的木质锅盖,将里面仍旧滚烫着的几个白瓷碗拿了出来。

小跑着端到桌子上,还嗅了嗅饭菜香,小脸上满是满足之色。

“老板!快来吃吧,我们都等着你呢!”

顿时,房间中香气四溢。

看到这一幕,秦衣心中更加温暖。

阿炭坐在火炉边,一直用手控制着炉温,原来是在控制火候,帮自己暖着饭菜。

归鸟则是跟着来到了桌案边,很自然的给秦衣让出了主位,坐在了侧位上。

随着房间中的饭菜香气越加浓郁,本来睡得很香的玉梳刷的一下睁开了漂亮的大眼睛。

吸了吸鼻子,立刻喜形于色。

她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地上,第一时间并没看向饭桌,反而看向了秦衣。

“老板!你终于睡醒了,快吃饭吧快吃饭吧!”

然后她小跑着到桌案边,抢过小荻花手里的一把筷子,给大家伙分着筷子。

小荻花温柔的看着秦衣,示意秦衣快点落座,同时侧头看向阿炭。

“阿炭,阿慈应该还在睡,快把他叫起来,吃饭了!”

阿炭连连点头,忙不迭的小跑了出去。

秦衣落座,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饭菜,根本就没有动过的迹象。

他满心温暖的想起了小荻花说的话。

一起吃饭。

是啊,他们都已经多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的生活完全可以说得上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就没有一刻空闲的时间。

可这一个瞬间,他却觉得似乎回到了从前开客栈的时候,大家一起其乐融融的时候。

说是一起吃,那就一起吃。

所有人都在等他。

他心中暗暗责怪自己。

自己也实在是太累了,一不小心居然就睡过去了。

让大家等了自己这么久。

可这种话也不必说出口了,因为说出口了反而显得生分。

不多时,阿炭就带着阿慈一起跑了进来,一家人终于凑齐,在一起吃了闹闹哄哄的吃了一顿饭。

唯一让秦衣和小荻花心中感到有些遗憾的是,可惜阿秋那小子不在啊!

秦衣也没想着要招呼江补天,一来是他还没想到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江补天。

二来就是已经这么晚了,也不好打扰人家休息。

就是一顿家常便饭而已。

吃完饭后。

秦衣直接将小荻花和归鸟叫到了房间之中,并示意三个小家伙困了就先去睡觉。

他需要详细了解一下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帝都的一切情况,已经他们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

客店到底还有没有继续开下去的可能性?

还有,现在帝都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这些事情他心里都没有底,如果不了解清楚,他就无法决定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这个郊外的小院,是借剑山庄原来的一个分号,后来直接被秋棋征用了。

虽然可以住上一段时间,但毕竟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而且,江湖上想要探查圣人剑道的人仍然大有人在,他也不知道哪里就会有别人的眼线在。

万一就真的找到这里了呢?

这些情形都未知,他务必提前了解一下。

小荻花和归鸟对视一眼,很快将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情,都和秦衣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秦衣也将当初和秋棋说的话大致说了一遍。

三人并没有因为夜深了而感到困顿,反而都分外的精神。

因为这是他们久别重逢后第一次详谈。

至关重要。

“你们是说,江补天救了你们?那为什么当初归鸟发出的信号又让我们找到了云王府那边?”

“你们去云王府那边干啥?”

小荻花觉得这个话题不太好开口,因为她并不想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

她想要改变,不想让老板走上不归路。

但既然老板问起来,她也没有过多掩饰。

立刻说道。

“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情呢,这其实也是叶司丞计划之中安排好的,云王将是我们未来的一大助力。”

“但是,云王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到了云王府之后,云王并没有直接见我们,但却给我们提供了住处,让我们很好地隐藏了下来。”

“而且后来还帮助我们成功出了城门,过程中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但,当时云王把江宗师和长逍叫了过去,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我问起长逍的时候,长逍也只是说需要和你详谈,但我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喜欢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请大家收藏:(www.feilusw.com)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全文阅读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txt下载 - 驴子太丑的全部小说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飞卢书屋

猜你喜欢: 洪荒之最强弑神枪王者风暴武侠之神级卡牌系统穿入聊斋仙武之帝君我不是大天师洪荒:开局一颗混沌珠妖女哪里逃盗天仙途苍穹之上武侠之破案神捕洪荒神级选择:开局夺舍了老子道极无天侠行天下他的成长之路从兰若寺开始修仙从前有座灵剑山山海八荒录九天造化之门仙逆永恒国度仙师无敌仙吏仙武玄幻之最强剑仙一卦衍天
完本推荐: 大秦:开局扮演莽夫全文阅读远离病犬[娱乐圈]全文阅读感化那个反派[快穿]全文阅读江浔全文阅读全球影帝从反派龙套开始全文阅读高能二维码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侯门娇香全文阅读故人有云全文阅读[娱乐圈]接近爱情全文阅读降落我心上全文阅读真的别惹那只猫全文阅读你别撒娇了全文阅读小龙女:我的师兄太稳健全文阅读请给我一个拥抱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全文阅读你比初恋甜[娱乐圈]全文阅读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全文阅读手术间里的自走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爸二婚:姐姐是诸葛大力爸,我错了,求你让我继承家业吧星球大战:白银誓约开局楚霸王神魔书权宦心头朱砂痣从烈火英雄开始北渊仙族凤倾天下:冷面皇帝请接招海贼:最强修改器洪荒:老子是地仙之祖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帝霸神话之无敌至尊都市最强战神洪荒:慎勇型截教首徒大庭叶藏的穿越异事笔录牧龙师高端洪荒:开局镇杀穿越者大秦:开局十万颗复活币青萍苏厨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日月同辉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都市无敌战神洪荒之无敌牛魔王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txt下载手机版 - 驴子太丑的全部小说 -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飞卢书屋移动版 - 飞卢书屋手机站